SEN RONT DIGEST

YOUR PRESENT POSITION:SHANDONG SEN RONG LAW FIRM > 民事法律事务 > 从河南驻马店名誉案看山东人起诉“呦呦鹿鸣”能否得到法院支持

从河南驻马店名誉案看山东人起诉“呦呦鹿鸣”能否得到法院支持

         作者:韩刚


2月12日,因山东过年对长辈有集体跪拜的风俗,公知黄志杰(网名呦呦鹿鸣)对此发表嘲讽评论称:山东人过年集体磕头是陋俗,是开历史倒车。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泱泱山东岂能对此等信口开河之公知如此容忍,由此山东人与黄志杰在网络上发起连续近半个月的隔空对战,更有甚者出价100万要干倒黄志杰。217日,网上一执笔名为“阿福打拳”的山东网友亮出起诉“黄志杰”的民事起诉状,219日,网络又传出“关于起诉呦呦鹿鸣和黄志杰的公告”,那山东人以个人名义能否起诉黄志杰?能否得到法院支持呢?我们从从2016年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钟磊诉河南电视台、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纠纷案看山东人起诉“呦呦鹿鸣”能否得到法院支持。

一、案件基本案情

2015年920日,河南电视台自办栏目《梨园春》“擂响中国”《打金枝》节目中,演员用语言配合打人的动作,以侮辱驻马店人名誉的方式(具体内容:在现场节目《打金枝》表演过程中,剧情发展到金枝一再傲慢使郭暧发怒,郭暧说:“你别激我啊,你别惹我啊”,金枝问:“惹你怎样?”郭暧说:“我是河南驻马店的”,金枝又问:“驻马店人咋啦?”郭暧答:“驻马店人很狂燥”,金枝继续问:“很狂躁又咋啦?” 郭暧答:“狂躁我告诉你,狂躁我就动手”。郭暧就动手打金枝,金枝哭喊:“打人啦,小郭暧打人啦”。郭暧又说道:“我告诉你,我驻马店人,我很狂躁”。台下观众观看后发出一阵笑声。),博取现场及电视机前的观众哄堂大笑。《梨园春》栏目由河南电视台制作并传播,该节目随即在搜狐互联公司经营的搜狐网播出。如此台网互动,在全国范围公开破坏驻马店人名誉,势必增强地域歧视,严重影响作为驻马店人的原告在职业和人际交往中的形象和名誉,现起诉请求:1.河南电视台停止侵权;2.河南电视台及搜狐互联公司书面道歉;3.河南电视台在其开办的电视台卫星频道《梨园春》节目中消除影响,搜狐互联公司在其经营的搜狐网首页消除影响。

二、法院判决:钟磊在本案的诉讼主张无法成立,驳回钟磊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认为:涉诉言语是否指向钟磊是双方争议的焦点,也是钟磊作为原告的诉讼要件之一和钟磊向被告提出诉讼主张的实体要件之一,而且这一要件具有基础性和前提性。本院认为,从接受者受领表达与理解表达的指向角度分析,现场观众及节目观众从涉诉言语中直接受领的表达信息并没有直接指向本案原告钟磊。其次,虽然钟磊在户籍上属于河南驻马店人这一群体,在涉诉言论涉及河南驻马店人时存在一定的关联性,但是一般能力水平之理性受众不会将涉诉言语理解指向钟磊,钟磊在地域上归属的关联性也不意味着涉诉言语的特定指向性。从表达者意欲表达与实际表达的指向角度分析,本案中,孙涛作为喜剧演员,虽然在表演郭暧被金枝的刁蛮任性激怒这一幕时,进行了涉诉言语的现场发挥,并配合了打人的动作,但是这基本符合郭暧“怒打”金枝的剧情逻辑。显然具有笑料“包袱”的意味,意欲博取观众一笑,并不指向钟磊,也不涉及对钟磊个人的特定情景影射,不会产生与钟磊有关的情景联想或推断。综上分析,钟磊主张侵权的涉诉言论并不能满足针对其个人的特定性要件,故钟磊在本案的诉讼主张无法成立。

三、山东人起诉“呦呦鹿鸣”的案件审理分析

(一)关于能否在原告住所地立案问题

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侵权类纠纷由被告住所地或者侵权行为地法院管辖。具体到该案中,具体的侵权行为地无法确定,因此该案原则原告住所地均有管辖权,因此能否在原告住所地起诉,需要看立案庭法官态度。

(关于阿福打拳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问题

从判决来看,钟磊诉河南电视台、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的判决宗旨为:在判断名誉权侵权责任构成时,应当首先从一般受众的角度,判断涉案言论在涉及不特定群体时是否实质上指向了个人,只有当个人与不特定群体之间是否存在某种特定关系,足以满足个人获得足以成为适格原告的条件时,个人才能在不特定群体名誉受损时主张个人名誉权的保护,否则个人无法因不特定群体名誉受损而获得个人名誉权的保护。

故仅仅身为某个团体的成员不足以构成侵害集体名誉权的合格当事人。

(三)关于法院能否支持“阿福打拳”诉讼请求问题

根据参考案例,虽然阿福打拳在户籍上属于山东人这一群体,在涉案言论涉及山东人时存在一定的关联性,但是这种关联性在本案中达不到涉案言论对其的特定指向性的程度。况且,山东人这一群体成员构成并不确定,而且可以推知成员人数可谓众多,当涉案言论指向山东人这样一个人数众多且不确定的大群体时,并没有将阿福打拳作为言论所指向的直接对象。阿福打拳并无证据证明其在这样一个大群体中具有特别的显著性,以至于涉案言论在当时的情景下,提及山东人时就能够让一般理解能力水平的受众,合理地理解或推论为就是在指向阿福打拳。因此,涉案言论并不直接指向阿福打拳,也不涉及对钟某个人特定情景下的影射,因此,阿福打拳就涉案言论指向“山东人”而以自己的主张自己的名誉权的主张也因缺乏法律依据而不能成立。

故山东人起诉起诉“呦呦鹿鸣”案,大概率不会得到法院支持。对于名誉侵权案件来件,符合侵权四要件才是重中之重,因此如果作为山东人的我们有确切证据证明“呦呦鹿鸣”的言论指向自己,完全可以起诉“呦呦鹿鸣”并赢得诉讼。